当前位置DNF首页DNF推荐DNF

dnfsf贴吧首先介绍伏虎流这个绝对是平民

dnfsf贴吧首先介绍伏虎流:这个绝对是平民首选流派,也是二觉崛起流派,只需要一把高强爪子和属强石头或者魂链,搭配孤独暗街9或者诡秘之地九就能打出很可观的伤害,也是卧槽爆发最高的套装,这个流派就算是难民,在满异常的情况下也能打出上千万的伤害,唯一的缺点就是群怪无力,冲击波伤害过低,还有就是上异常有点麻烦,需要熟练上异常的顺序,才能伤害最大化要不然你能抢到30算不错了可以了,是削弱了点,可伤害还是第一位的,继续让他们仰望

dnfsf贴吧

这之前有些话要说。首先这部作品在DNF共创大赛贵上获了奖。因为某些原因需要借助某玩实在不是东西,否认玩家的作品之后对其进行禁言,不让发布。

如果版主看到希望能给个回复,是否可以借助贵宝地进行发布作品。谢谢离开轩辕家族的杜瑜琦,开始了下一步行动。虽然已经拉拢了轩辕澈,但是计划还缺少最为重要的一环。自己对于皇室太过于缺少了解,所以决定找到那两位与自己关系颇为复杂的老人,杜瑜琦心里相信,那二人一定,拥有者自己所不知道的,极为重要的秘闻。

DNF官方小说《最后一个使徒》 番外之《皇室风云》诺羽家族里,一处偏僻的院子,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。

但是如果是感知强大的人走进这里,便很容易发现围绕在这处院子里数不尽的强者气息。这些强者,在守护着某个人。

而整个家族里能有如此地位的,只有老祖宗一人。

除非家族生死攸关,便再也不插手任何家族的事情。

有些时候,放权,不仅仅是一种明智,也是为了年轻人可以更好的成长。

但这里本是老人清修的地方,安静自然极为重要。但是今天,这里却格外的热闹。

老祖宗在院子中,正在和一位年纪相仿的老者下棋。

一位年轻人,正在旁边细细的观看。

从下棋中,很容易判断出一个人的性格。老祖宗在棋盘上一直都是锋芒毕露,攻势迅猛,却又毫无破绽,而老者则是步步为营,先思而后行,总能将对方不知不觉引进自己的陷阱里。

”站在两人身边观棋的杜瑜琦,挠了挠头。

“哼!不敢?利用手中的调令将我们两个快入棺材的老家伙重新召集起来,让一把老骨头如何撑得下去?当上大官就是不一样额。现在说起不敢来了。”老者闷哼一声训斥道。

不这样两位也不会来了不是吗?”杜瑜琦叫苦到。确实,这位老者,正是那位大司仪,当年跟随先皇,功成身退的茶馆老板,黄龙大会的总主持。那场大战后,老者的身体确实已经大不如从前了。而老者的名字,是他本人的意愿,不愿意提及,杜瑜琦也一直在用前辈相称。

整个庭院又陷入一片寂静,只有棋盘上不断落子的声音。

片刻后,老者将手中的旗子一把丢在了棋盘上。

长辈的架子也摆够了,就让我们瞧瞧,杜瑜琦有什么话说吧。”老祖宗乐呵呵的也是将棋子一丢。

“所以,你要对暗中那些人来一次反击?你连对手都不知道,如何动手?”听过了杜瑜琦的原因,老祖宗开口问道。

“虽然不知道是何人,但是,仔细推敲一番,却也不难猜出。自己暗中调查的事情,一定会对这些人的利益有损害,那么首选就是皇室,再者就是那个暗中蛰伏的小王爷。”“素喃?阿斯卡……陛下在事后给予了我一个人,虽然不能排除是故布疑兵,但是却比皇室中的元老会嫌疑小得多。

小子私下里听闻陛下说起,皇室里除了那些在边疆的王爷外,最为反对其政见的就是那群老头子。所以如果让自己灰头土脸,无疑就是打了陛下一个巴掌。”“元老会却是嫌疑最大,但是并不能说别人不会这样做,或许说,只是被那群老头子抢先罢了。”“是的。

”听着杜瑜琦的分析,老祖宗站了起来。

“所以重要的不是对方竟就是谁,而是这一次的反击能不能成功。一旦成功,就是对所有敌对的势力一次警告,以后的路要方便的多,甚至可能会有些暗中潜伏的势力悄悄拉拢你,与你主动接触,如果顺利的话在最后与皇室摊牌那么这些人就会是更多的筹码。”杜瑜琦点点头,“所以,为了胜利的可能性,我需要知道,两位前辈所知道的一切,那时候的我尚不成熟,所以二位说时候尚早,但是现在,也许我还差些火候,不过我有把握可以做出相应的弥补。”听罢杜瑜琦的讲话,老者与老祖宗相视一眼,会心的一笑。

“既然如此,我们也就没必要再对你隐瞒了。当初之所以不说出,是因为你实力尚浅,知道太多反而不好,但是现在,你确实大不相同。

无论是实力,还是心机,都已经很了不起了。”老祖宗顿了一下,看了一眼老者,似乎在征询他的意见。

“那么,你要记住,接下来是我们两个老头子在聊家常,这屋里没有第三个人,懂吗?”看着两位严肃的表情,杜瑜琦一怔,然后赶紧回答。